人生中難免會有一些巧合,不知道是冥冥中注定的,還是機率問題,反正當你碰上了,總會忍不住產生聯想。

      記得升大四的那個暑假,八月中,我參加了聯合文學所舉辦的文藝營,地點在桃園的元智大學,兩天一夜,還要自行帶睡袋在學生宿舍過夜。這個文藝營分為幾個組別,有小說組、散文組、電影組、戲劇組、漫畫組等,我選的是小說組,因為在大三的時候,我看了鍾文音的幾部小說,還有張愛玲的"傾城之戀"、"第一爐香",剛好也修了一門課"小說創作",所以我想知道那些小說家是怎麼樣寫出一部小說來的。此文藝營請了多位小說創作者來作他們的心得分享,我記得那時候有李昂、郝譽翔、鍾文音、九把刀,好像也有駱以軍吧!總之,一些滿有名氣的作家來到小說組講課。那時候,見到鍾文音,我滿興奮的,因為她是我所看的小說的創作者,而且她的女性書寫及家族書寫滿能夠引起我的共鳴,彷彿遇到知音一樣,我還熱絡的跟她說話,問了她一些關於小說內容的問題,我也跟她說了我很喜歡她的文字。在這個文藝營認識了幾個人,一個是剛要升高一的小女生、在當國中老師的女生、念台北大學哲學系的女生、以及念明道管理學院的女生。印象很深刻的是,那個升高中的少女很喜歡張愛玲的作品,她去聽了張小虹教授講授的張愛玲作品賞析後,直說張教授很漂亮,講張愛玲的小說講得很棒!當下我想她是一個早慧早熟的女孩兒吧!才十五六歲就這麼喜歡看張愛玲的小說,我是到大三了才看的耶~我輸了!哈~這就是我回想文藝營當時的人事物,我還忘了說那時候剛好遇到颱風,我們就在颱風天、有強風大雨的天氣下度過這個文藝營。

      文藝營結束的那天很狼狽的趕上回台北的火車,火車上人很多,只要看到背著睡袋的人,就知道他也是參加文藝營的人。剛開始我跟一個上火車才認識的女孩站著聊天,聊著聊著,她下火車了,我就自己一個人孤單的望著車窗外,聽著火車轟隆轟隆的聲音,急駛向台北。到了某一站,上來了一堆人,我被擠到站在一個男生的旁邊,一個皮膚有點兒黑、手毛很長的男生旁邊。我真的覺得悶得發慌,於是我不經意的開口問了那個男生是不是也參加了文藝營,這個就當作是話題的開頭吧!他說是啊!他選的是小說組,我接著說,耶~我也是耶!就這樣,我們聊了起來,他說他喜歡駱以軍,我說我喜歡鍾文音;問到念哪個大學,他說他念長庚大學醫學系,我說我念國北師語教系;提到小說,我說我曾寫過一兩篇極短篇,他說他也寫過一些,還投稿被登上報紙,我稱讚他很厲害,他則害羞的回應,自己寫得不怎麼樣。後來,我講到喜歡看雲門舞集,雲門在中正紀念堂有"紅樓夢"的戶外公演,我會去看,他表示也很有興趣,於是,我們就約戶外公演的那一天一起去中正紀念堂看雲門表演,也互相留了彼此的手機,留了彼此的msn,當然我們也告訴對方彼此的名字,他說他叫祈孝鈞,我說好特別的姓啊!你看!我到現在還記得這個名字,可見有多特別!

      結果,回到台北後,我們在msn上聊過幾次天,也一起去看了雲門的表演,對彼此也有一種滿要好的感覺!那時候,甚至覺得有可能展開一段戀愛吧!然而,大四開學後,我忙著準備研究所考試,也就越來越少跟他聯絡了!後來,就一直沒聯絡了~即使考上了研究所,也沒跟他聯絡。我也漸漸地快忘記他的存在,某一天,我在整理我大三時的資料夾,資料夾裡有一張剪報,現在我忘了那張剪報的內容了,好像是哪一位作家的文章吧!就當我要把那張留了將近一年的剪報丟掉的時候,我翻到剪報的背面,眼睛隨意的快速瞄了一眼,突然間,我看到了一個似曾相識的字眼,那是名字,寫著"祈孝鈞"三個字,旁邊是一則大約五十幾個字的極短篇,內容是跟愛情有關的,不過我也忘了它的詳細內容。太巧了吧!未免也太巧了吧!拿著那張泛黃的剪報,我搖著頭笑著,一再的反覆念著這個名字,也回想起暑假的邂逅,心情五味雜陳,有一股淡淡的惋惜,原來大三的時候我就已經跟這個名字有所接觸了,到了升大四暑假跟本人相遇,然後無疾而終,接著又看到了熟悉的名字,但是再也沒有往來了。而今回憶起來,巧合!就這麼活生生的讓我碰上了,可我沒抓住什麼,就只剩下回憶吧!

      我會永遠記得這個巧合,酸酸甜甜的巧合~~~

 

-----------------the end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創作者介紹

Lillian's Little World

Lillian5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